亲子作业问题怎么破?呼唤好老师和好家长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 编辑:周晓宇 2017-11-13 09:06:00

内容提要:“陪儿子写作业到五年级,然后心梗住院了,做了两个支架。”不久前,一则父母陪孩子写作业的段子引发不少家长吐槽,很多家长都在朋友圈转发,诉说陪做作业的苦恼。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李冬

  “陪儿子写作业到五年级,然后心梗住院了,做了两个支架。”不久前,一则父母陪孩子写作业的段子引发不少家长吐槽,很多家长都在朋友圈转发,诉说陪做作业的苦恼。

  陪做作业确实有若干问题,但因此将责任全部归咎于老师,甚至有些家长认为,既然交了钱,教育孩子就应该都是老师的职责,则值得商榷。

  亲子作业有无必要?

  面对网上“减负减了老师的负,增加了家长负担”的批评,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了多位老师,老师多数不认同网上的批评。姚卓卓是湖北十堰一名初中地理老师,她希望家长不要把亲子作业当作负担和任务,“其实陪伴孩子的点点滴滴是很有意思的,也是生活的调剂。家长指导的时候,可以提供思路和方法,这能培养孩子动手动脑的能力”。

  在武汉教了四年小学语文的易璨眼里,亲子作业充满意义,“亲子作业其实是一种创意,有的贴近自然,比如做树叶图,有的贴近实践,比如做家务和手工,有的有创意,或提高能力”。

  不仅老师们不赞同,一些家长也对网上有人认为老师转嫁作业给家长的观点不太理解,孩子上初中的汪娜娜便是其中一位。汪娜娜是武汉的农村进城务工人员,她告诉记者,孩子上小学时班级有几十名学生,担心老师可能顾不过来,她会在家给孩子辅导功课,“手工作业也挺好的,我和孩子一起完成一项功课,对孩子的成长也有好处”。

  “陪伴孩子是父母的责任和义务,也是父母的一件享受。”叶志军是北京的公务员,孩子今年读小学一年级,他每天下班回来都会帮助孩子辅导功课,“功课是老师在微信群里通知的,孩子太小,作业总是记不住”。叶志军坦言,身边像他这样陪伴孩子的爸爸不在少数,甚至有些爸爸陪伴的时间多于妈妈。

  把握不当,亲子作业会流于走形式

  亲子作业既然是好事,为何现实中引来不少吐槽?记者调查发现,老师布置作业的频率、布置作业的难度,有些老师只追求作业形式的创新而不注重教学效果,以及家长上班的忙碌和碍于面子代替孩子完成作业,这些都会使亲子作业的效果大打折扣。

  “亲子作业是好事,但不可太多,要适可而止”,一位家长倾诉说。

  记者采访发现,亲子作业的频率因老师的不同而有差异。有的老师一个月布置两三次,有的只在节假日才布置。陈静是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的hr,孩子在上幼儿园,她透露,过去亲子作业并不多,换了老师后作业多了起来。

  陈静还吐槽了一次不愉快的经历。有一天周日晚上八点,老师在群里通知去找6个某品牌的饮料罐,第二天上午就要交。因为时间紧迫,她只好买了6瓶,把水全部倒掉。“老师想增强孩子的环保意识,可是这样布置作业,能达到目的吗”,陈静无奈的说。

  在北京一家媒体任编辑的黄娟代替孩子做过不少作业,孩子三岁时,老师布置了贴树叶的亲子作业,“小孩连在树叶上放胶水的意识都没有,怎么做啊”。孩子上一年级时,老师让学生演讲,但要制作ppt,因为孩子太小根本不会用电脑,最后不得不由黄娟代替完成。

  不过不少家长也坦言,有些父母太忙而回避亲子作业或者碍于面子代替孩子做,这些都是家长存在问题。

  “现在的教育容易走极端”

  针对亲子作业争议的问题,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了知名教育学者熊丙奇。熊丙奇认为,家庭教育对孩子非常重要,亲子活动不应该以任何理由不去参与。在幼儿园阶段,需要有父母适当配合的手工课,父母买些道具,而不是家长包办代替。“很多家长从不参与孩子成长过程,以物质来补偿”,熊丙奇指出,有些孩子的网瘾,正是因为父母太忙,让孩子看电视、打游戏造成的。

  “老师的责任也很重要。”熊丙奇强调,老师布置作业需要客观的评估孩子是不是能完成,“有的手工课难度大,孩子完不成,家长只好代办”。

  对于有网友吐槽家长签字的问题,熊丙奇呼吁不能走极端。他认为过去家长签字,对孩子的分数、在学校的表现能起到一个知晓作用,这是没问题的。后来却变异了,成了父母批改作业,把家长当作批改员和辅导员。“如今,不让家长批改作业,也不让家长签字了,什么事都不告诉家长,这是另一个极端区”,熊丙奇说。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