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胞胎早产 三份病危通知 父亲:一个都不能少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编辑:张静怡 2017-09-27 17:48:24

  初为人父,必伴喜悦,更何况突然成了龙凤三胞胎姐弟的父亲?然而,宜宾高县26岁的青年农民张健望着保温箱里的三个孩子,心头却像压了一块沉甸甸的石头,高兴不起来。

  由于三胞胎早产两个月,伴随三个孩子到来的是体重超轻、新生儿肺炎并呼吸衰竭、脑损伤、新生儿窒息、颅内出血等多种严重疾病,张健收到了三份病危通知书,三胞胎也被送入重症监护室抢救,每日开销高达6000元。目前,张健正通过网络向社会筹集捐款,挽救三个孩子的生命,目前,七天过去了,张健筹到42000余元,距离治疗费用,仍有一段距离。

  三胞胎/

  七十万分之一几率

  26岁的张健是宜宾高县沙河镇天府村农民,17岁初中毕业后前往宜宾城区学习理发,目前在一家理发店打工,月收入仅3000余元。张健的老婆杨明红才23岁,是云南昭通彝良人,两人在宜宾认识相恋,今年刚领取了结婚证。婚后不久杨明红发现自己怀孕,经检查确定怀的是双孕囊三胞胎。

  张健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妻子从怀孕40多天就检查出怀了三胞胎,一家人开心惨了。“我们是自然受孕,没有人工辅助受孕,这种情况非常罕见。”张健说,得知妻子怀了三胞胎后,他专门上网查了资料,“自然受孕的三胞胎为七十万分之一,龙凤三胞胎概率更低。”

  张健告诉记者,9月11日早上,杨明红在家中突然出现临产迹象。虽然距离11月14日的预产期尚有两个多月,但一家人不敢大意,马上前往宜宾市一医院南岸B区妇产科住院。9月12日凌晨1时左右,经过剖宫产手术,杨明红产下一女两男3个宝宝:老大(女)重1.14千克、老二1.26千克、老三1.41千克。

  早产后/

  马上进重症监护室

  孩子们降生半个小时后,张健还没看到孩子,却收到了医院发出的三份《病危通知书》。显示三个孩子均患有新生儿肺炎并呼吸衰竭、新生儿窒息、超低出生体重儿、早产儿脑损伤、颅内出血等严重病症。同时,医生判断“患儿早产,体重极轻,病情危重,随时有死亡可能”,将等候在手术室外的张健几乎打懵了。“我们怎么也没想到孩子病情会这么严重,一下就头大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张健说,三个孩子一出生就被抱进了重症监护室,母亲杨明红直到第九天,才看到三个孩子。孩子出生已近两周,因孩子们身体太弱,张健和妻子甚至都没机会抚摸一下三个孩子。张健手机里拍下的孩子们的照片,大多是热心的护士在保温箱外帮忙拍下。

  9月20日,杨明红看着孩子们全身绑着绷带、各种呼吸仪器、插管,说不出的难受。“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救我们的孩子!”夫妻告诉记者。

  治疗费/

  每日高达6000元

  杨明红怀孕期间,为了照顾杨明红,原本在宜宾水果批发市场打工当搬运的婆婆辞了职,在家专门为儿媳做饭、调养身子。“我们很早就咨询过医生,得知三胞胎肯定会早产,为此作了些心理和经济准备。”张健告诉记者,虽然一家人都在城里打工,但是家里其实没多少钱。但考虑三个孩子出生就要花钱,张健已向多名亲友借钱,打算花七八万在孩子治疗上。

  “可是我们万万没想到孩子早产两个月,体重只有两斤多不说,还有严重的颅内出血等症状。”张健说,经过十多天的治疗,老大的情况并不乐观,体重还下降了,只有1.04公斤。“有好心的医生给我们分析,说孩子要治好,至少得20万;如果情况不好,花50万也有可能。”在朋友的建议下,张健于18日早上在“轻松筹”平台上申请了救助,目标金额是15万元。截至记者发稿时,共有2095人为他捐款,金额为42848元。

  “从9月9日老婆临产发作到现在,母子四人住院费用已经花销近5万元。”张健告诉记者,目前三个孩子中,老大和老二情况最严重,每天的开销都在2000元以上,老三每天1000元以上。“三个加起来,每天需要6000元开支。”张健说,目前家里只有他和父亲在打工,每月收入差不多就五、六千元,不吃不喝勉强够孩子们一天的开支。

  父亲的选择题

  “放弃不是我的选项”

  9月16日,经过几天的住院治疗后,杨明红出院了。和其他新生儿妈妈喜气洋洋地从医院带走宝宝不同,杨明红只能独自回家,留下三个孩子继续在医院接受治疗。坐月子的杨明红经常睡不着觉,眼睛一闭就想到三个孩子。可是绝大多数时间,杨明红和张健都不能进入重症监护室,只能通过护士们提供的照片或视频,看看自己的宝宝。

  “有人说即使花50万,也可能落个人财两空。”张健告诉记者,有人劝他放弃。但作为父亲,他没有选择。“三个孩子,一个都不能少,放弃不是我的选项。”虽然在医院看到不孩子,但张健仍每天坚持从妻子那里接母乳,用包装袋封好,再骑电瓶车送到医院交给护士,请她们代为喂养3个孩子。“每个孩子一次能够吮吸5毫升左右母乳,身体实在是太弱了。”张健说,希望孩子们能够多吸收一些营养,增强抵抗力,尽快好起来。

  张健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虽然在宜宾打工多年,但是交际并不广泛,认识的朋友也不多。生了孩子后,亲戚朋友们依照当地习俗送了礼金,但总的数额不多,全都用在孩子们的治疗上。“所有知道情况的朋友、老乡都帮我转发了,但是筹款的效果仍然不佳。”张健恳求记者帮忙转发,让更多人了解他和孩子们的情况,期望更多人可以帮助他们。(成都商报记者罗敏)

下载前沿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