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与庸才之间只差一个好老师 我就要做那个角色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作者: 编辑:杨朔 2017-09-12 11:09:30

  1982年,在美国南加州最差的一所高中,在杰米﹒艾克兰特老师的补习班里,有18名学生通过美国“AP考试”,马上就要进入美国TOP10大学就读。在此之前,这些来自社会最底层穷人的孩子们甚至只想上“性教育课”,逃课、打架、攻击老师是他们最擅长的“功课”,不要说上一流的大学,就是能考上一所普通的大学也是天方夜谭。年复一日,有400多名本来只能做“小流氓”的“庸才”在这位老师的带领下,进入耶鲁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一流高校,改变自己甚至家族的命运;

  在湖南一个偏远的山区80年代末曾经出过一位教授,那个时候,当地人们大字还不识一个,他却考到北京,退休前在北京一所大学任教。在人们还不知道什么叫“大学”的时候,他的一位老师鼓励他继续读书。在家庭条件连一双鞋都供应不起的情况下,他每天光着脚走路,“脚下生风”,到老师的家里如饥似渴地阅读那些书籍。凭借老师的鼓励和书籍的滋养,他走出了山区来到北京,被家乡人视为“天才”。

  一名老师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有时候只是一个孩子,而在孩子的背后却是一个家庭,一个家族;有时候是一群孩子,在他们的背后是一个社区,甚至一座城市。

  老师,是对教育工作者最广泛流行的敬称。百度词条如是解释:泛指在某方面值得学习和能够给大家带来一定正确知识和指导的有能力人。

  再也没有什么比“老师”更加神圣的职业了,人们用最质朴无华的“园丁”比喻他们,用最富哲理的“人类灵魂工程师”赞扬他们。

  园丁,一定会以博爱之心爱园子里的所有植物,悉心浇灌参天大树、郁郁葱葱的灌木丛、娇艳鲜嫩的花朵。若园丁仅仅偏爱参天大树,失去了灌木丛和花朵的衬托,也就失去了万山红遍的雅致细腻;若仅仅偏爱花朵,也将会失去层林尽染的大气磅礴。

  在杰米﹒艾克兰特老师和那位光脚教授的老师看来,天下没有所谓的“庸才”,那些曾经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的学生,他们之所以缺乏自信和动力,在于还没有人点燃他们的人生激情,他们长期生活在“不可能”“笨蛋”“做梦”的环境里,逐渐也退变成了真正的“窝囊废”“捣蛋鬼”“一无是处的人”。如若有个生命之钟不断敲击,“叩之以小者则小鸣,叩之以大者则大鸣”,这种心灵的相通和启发将又如“春雨”一般润物于无声之处,激发他们活出绚丽的人生。

  著名作家三毛上学时数学成绩不好。有一次,她发现数学老师每次出小测验的题都选课后练习题,于是她就在测验前狠下一番工夫背这些题,结果一连考了好几个100分。数学老师很纳闷,就决定临时考她,结果三毛“原形毕露”,考的很糟糕。愤怒的老师当着全班学生的面说:“我们班上有一个同学最喜欢吃鸭蛋,今天老师想请她吃两个。”在全班学生的哄笑声中,老师拿来毛笔在三毛的眼睛周围重重地画了两个大圆圈。三毛在回忆中说:“我情愿老师打我一顿,但他给我的却是自己一生都没有受过的屈辱,这件事的后遗症三天后才显现出来。那天旱晨上学,我走到走廊上,见到自己的教室时立刻就昏倒了,并且越来越严重。到后来,早上一想到要去上学,便害怕得立刻昏倒,失去知觉。”

  什么是天才?什么是庸才?在大脑智库创始人刘冬梅看来,本不存在这样的称谓,在一名教育工作者的字典里,更不可能出现这两个词语。

  “教育本应以生命唤醒生命,大脑智库团队自从创办以来,接触了上万个孩子,以生命教育的方式与每个个体进行对话,以期唤醒潜藏在每个孩子身体内的宇宙小开关,让每个孩子都清爽透明、精气神充沛。”刘冬梅认为每一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一个天使,他们带着自己独有的使命与自然为友。

  只是,当天使落到了人间,当TA还没能完全适应人类的“各项规则”时,大人们开始带着有色眼镜对孩子们进行评判。“谁家的孩子将来肯定有出息”“谁家的孩子一看就傻乎乎的”,好像每个人都是“预言家”;面对自己的学生,老师们更加偏爱“学习成绩好”的学生,对于课堂上坐不住、爱动的孩子动不动就斥责、罚站,甚至放弃,好像每个人都是“最智慧的”。

  教育工作者是最应该放弃功利心的,“伤仲永”现象,其实是社会强压给孩子的某种论断,在孩子的人生还未完全开发之时,在孩子还需要大自然的无限滋养时,教育工作者已经开始拿孩子作为“教育的战利品”炫耀。真正应该引起社会反思的,不是所谓的“早教无用”,更不是“学习好的孩子耐力不足”,而是教育工作者的定位和一颗“平常心”。

  这颗平常心,在于不以孩子的“成绩高低”而喜悲;这颗平常心,在于不以孩子的“是否听话”而欢喜或恼怒;这颗平常心,在于不以孩子的“天资高低”论英雄;这颗平常心,在于不以孩子的“出身不同”而另眼相看。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希望孩子们不仅在课业上发挥自己的专长,更希望他们拥有健全的性格、成熟的思维、极其独立的思考力、对阅读充满热情,并且富有同情心,希望他们过有意义、有思想的生活。如果天才和庸才之间只差一名好老师,我们就是那个人。”正是秉持这份初心,刘冬梅和她的伙伴们奋力行走在中国个性化教育的道路上,矢志不渝。

下载前沿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