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所山区校的教师生态调查:身体状况每况愈下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中国教育报 作者: 编辑:周晓宇 2016-12-22 14:44:29

  留不住教师是老少边穷地区的老大难问题,近年来,上至国务院、教育部,下至基层政府部门都出台了许多提高农村(山区)教师待遇、稳定教师队伍的办法和举措,但大山深处的教师们却仍感觉“雷声大、雨点小”。

  记者日前来到四川甘孜州雅江中学采访,了解到这所学校正面临的教师困局,也为这些天天超负荷工作的教师感到心疼,他们所面临的工作、生活的真实境遇,非内地教师和其他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所能想象与体会。

  雅江中学及其他老少边穷地区学校所面临的教师队伍建设难题,迫切需要教育决策者的高度重视与大力支持,也需要社会各界的真心理解与倾情帮助。

  55岁的杨健康已经有些不“健康”了。

  6年前,他大病一场,手术过后,身体像换了个人。“5年多都没有打过篮球了,平常走路都累得慌。”在雅江中学操场边,他喘着粗气对记者说。

  不过,最让这位四川省雅江县唯一一所高完中校长忧心的,还是与他朝夕共处的同事们。

  “你们老师怎么这么多得心脏病的!”去年,雅江县组织教师体检,结果让医生吓了一大跳。

  杨健康却并不觉得意外。“气候环境这么恶劣,我们的老师差不多都在超负荷工作,生疮害病是迟早的事……”

  1、“老”得比较快

  “上着上着课,就忘了接下来要给学生讲什么了。有时,想给学生举个案例,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只好作罢。”

  彭先友没想到,自己给学生教了十几年政治,竟然在课堂上“卡壳”了。

  “给学生讲外汇章节,欧元汇率降低,对应的人民币是升值还是贬值,我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彭先友说,这要换作以前,他能张口就来。

  其实,彭先友的“健忘”,两三年前就有了症状。“上着上着课,就忘了接下来要给学生讲什么。有时,想给学生举个案例,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只好作罢。”

  53岁的他11年前便从都江堰市来到雅江中学支教,一年后,他决定留下来。“这边缺老师,经不住校长和雅江县教育局局长的挽留,就调过来了。”彭先友说,他本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喜欢尝试不同的环境和生活。

  正式调到雅江中学后,彭先友才知道学校师资状况是多么困窘。2008年前,全校除了他,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高中政治教师,政治课全是其他学科教师转岗而来或兼任教学。后来,每个年级终于有了3名政治课教师,每位教师却要承担4个班的教学量,课时量差不多比其他学校多一倍。一周课上下来,教师们的嗓子几乎都是沙哑的。

  刚到雅江,彭先友并未觉得条件艰苦是个大问题。“心想自己还年轻,身体也吃得消。”谁知,45岁一过,他就感觉身体每况愈下,“记忆力衰退得厉害,以前在都江堰教书,一个月下来,班上学生的名字都能记住,可在这儿,有时教到高二下期,还喊不出一些学生的名字。”

  “上课也提不起劲儿,没有激情。”一旁的丁思强接过话头,今年49岁的他对身体“不听使唤”的感觉也很强烈。

  以前,丁思强上课喜欢在教室里走动,语调也抑扬顿挫;而近几年,他简直不想动。“一节课最多站20分钟就腰酸背痛,只想赶紧坐下来。”

  讲课的语调也变得“平铺直叙”,学生们没精打采。“我也想改变这种状况,可就是力不从心。”丁思强说,他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体下滑得这么厉害,“按理说,我这个年纪,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啊!”

  据记者了解,在雅江中学,像这样50岁左右的“老教师”还有15人,约占全校教师的十分之一,除了一位因身体病重无法站在讲台,其他的都还坚守在教学一线。

  “我何尝不想让这些年长的老师休息,说不定哪天他们倒在讲台都有可能,可学校缺老师,我也实在没有办法啊……”说起学校的师资状况,杨健康有些激动。

  丁思强负责学校人事工作,他拿着教师花名册掰着手指算:“政府给我校核定了教师编制130人,但如果按照学校实际师生比,我校教师需要160多人;按班师比则需要190多人。这还不包括作为双语民族地区,学校对藏语教师的需求。”

  “我校现有教职员工130人,真正站讲台上课的123人。缺口这么大,要不是有援藏和支教老师,我们课都开不齐。”丁思强介绍,2000年开始,都江堰市每年派出教师对口支教雅江县;2010年开始,宜宾市每年也有教师到雅江县对口援藏。目前,雅江中学支教和援藏老师共有16名。

  宜宾第一中学的李京健是派来援藏的第三批教师,他挂职雅江中学副校长并担任两个班的数学课教师。

  “师资紧缺、水平不高。”是他对雅江中学教师队伍的观察,“而这两者又是相互影响和制约的,由于人手不够,很多教师培训的机会就浪费了,导致教师教学水平有限。”

  “不是非去不可的教研培训活动,我们都不敢派老师去!”兼任学校教研室主任的彭先友告诉记者,就在当周,甘孜州组织高三教师培训,“关系高考的培训,这么重要,不能不去了”。

  当所有高三的语文、数学和英语教师走了后,班上的课也就没法上了,同时也是高三班主任的彭先友不得不自己“顶”了上去,“我也不可能给学生上这些科目,就让他们做练习册、上自习。”

  

[1]  [2]  下一页  尾页

下载前沿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